学校新闻
教育视点

教育者:隐藏在我们心底的人性之“恶”

发布时间:2017-06-04 16:12:32

1.webp.jpg

作者:高林

周末,一朋友要请孩子的老师吃饭,约我作陪,因为是朋友安排,就爽快答应了邀请。


遗憾的是周末晚上等到快八点了也没有等来孩子的老师,再打电话联系老师,老师回电话说:去外县了,可能回不去了,改天再说吧......   朋友的孩子在县城一“重点中学”读初中三年级,成绩很好,每次考试几乎都在全班前三名,之所以要请孩子的老师吃饭是因为这孩子发现近一段时间老师忽然就不理自己了,对另外几个成绩比较好的同学格外热心起来,孩子心生郁闷,后来又听同学说,其他同学的家长都给老师送礼或请吃饭,否则老师没有义务对你更关注......

请老师吃饭、给老师送礼似乎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了,“重点中学”更是如此。接受家长宴请,收受家长礼品乃至现金正在考量着老师的道德与良心,遗憾的是很多老师都是经受不住考验的。

为什么老师可以像皇上一样享受家长给予的无限“尊重”

家长说:我的孩子在老师手里......

这是一句非常无奈的表达,不轮你多么有钱,不轮你多么有势,也不轮你在别人面对多么威风,如果你的孩子还在读书、还在上学,你在孩子老师的面前还是要陪着笑脸,乞求老师对自己的孩子多一些关注,多一些关心——你的孩子在老师手里。

教师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群,有的人因为有爱、有责任而被学生、学生家长、社会各界、甚至是后人所敬仰,也有一些人做了教师却连做人的底线都不能坚守成为“恶师”——我用“恶师”称之不为过的。我觉得不是所有的教师都是高尚的,都是值得尊重的,还有相当一部分“恶师”就隐藏在我们身边,他甚至是你的同事、朋友乃至家人。

我们觉得自己做的事都是对的,或者我们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不对的,却依然去做。


譬如,家长请你吃饭,你觉得自己是孩子的老师,所以理所当然;家长给你送礼,你觉得自己是孩子的老师,所以理所当然;你要求学生节假日到你办的辅导班里接受你的有偿辅导,你觉得是孩子的老师,理所当然 ...... 你做老师就有资格接受家长的宴请了你做老师就有资格收受家长的礼品了你做老师就可以要求学生家长必须把学生送到你的辅导班里接受你的辅导了

你真的不能这样做。


不怕有人来骂我,让我来扒一扒隐藏在教育者心底的人性之“恶”吧!?

      其一,中小学教师的“办班之恶”,金钱至上的拜金主义导致部分教师课余时间纷纷办班,招收自己的学生赚钱说是辅导功课,其实则是为了捞钱。


 三年前我曾经写文章谈起一个案例,一位老师暑假在自己家里办班,要求家长必须让学生到他家里上课,并威胁家长:暑假期间学新课,开学后直接学习第四单元——有家长很恼怒,只好投诉教育局......

前几天,晚上下班回家时在电梯里遇到我家楼上的孩子,在县城一重点中学读初一,孩子很礼貌,喊我叔叔好,我问孩子怎么才回家孩子说,我在老师那里上课的——学校不设晚自习,老师把学生召集起来,租了地方,买来桌椅然后学生每个晚上都可以来上“晚自习”了......这个老师很赚钱:一个孩子一个晚上收五十块钱,据说有三十多个学生去上“晚自习”,一个晚上就是一千五百元——如果一个月上二十个晚上,办班的收入就是三万元,除去房租、水电去,算下来老师是很赚钱的......


几年前我在另一所学校做校长,学校里一位年近六十的老教师被我辞退了。辞退她的原因是她的“办班之恶”。民办学校大多数都是寄宿制学校,当时我任职的那所学校也是寄宿制的学校,按理说老师是没有机会自己办班的,不曾想这位老师把学生大休回家的那三天、寒暑假全部用上了,学生十天回家一次,原本可以回家与父母团聚共度美好时光,可是这老师却忽悠几个望子成龙心切的学生家长大休时把学生直接从学校送到她的家里补课——吃、住、“学”都在她家的地下室里——有两年的周末时光那七八个孩子就在在老师家狭小、阴暗的地下室里度过......


后来一位家长找到我投诉时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孩子在老师家里度周末的时候,吃的都是没有一点油水的水煮大白菜......

这些孩子比英国作家狄更斯笔下的儿童命运有什么不同

这老师没有喂学生硫磺已经很不错了——为了钱,老师可以把恶做尽......?

我经常想,多年以后这些孩子在回忆自己童年的时候或许想到的只有这样一个场景:周末被家长从学校接到老师家的地下室里吃大白菜、被老师看着写作业......

我曾问那位家长,当初为什么选择去老师那里上课这位靠收破烂供应孩子上学的家长抹抹眼泪说:我想让老师好好教教我的孩子,别再像我一样整天到处收垃圾,即便每年连周末加上寒暑假交给老师的钱比交给学校的钱还多,我也不在乎......我问她,为什么发现老师这样做是不对也不及时反映

家长说,我孩子在她手里......

如果老师办班,家长不送孩子到老师的班里上课,家长就会得罪了老师——孩子在老师手里,估计孩子的“悲惨”命运就要开始了——从此以后,你的孩子一定会在老师的视野里消失,那些私下里办班的老师只会在意交钱上自己辅导班的学生,不交钱的——我干嘛管你

利用自己手中的学生资源“办班挣钱”是极不道德的,是罪恶的,如果你有能力可以学习俞敏洪,把你的公职辞掉,去电线杆上贴招生简章、到街口发传单招生办班吧,可是,你又没有这个勇气......

遇到这样的老师,作为校长我会选择辞退她,但是大多数办班的老师是公办学校的,而且是重点学校的老师,即便家长投诉,最终处理都是不了了之的——中国社会是一个天天喊依法治国、但是具体到某一个人违法乱纪时,却连制度都很难落实的社会。很少有人做得罪人的事情的,或者因为“某人上面有人”、领导一句话,万事大吉了。连法规、纪律、制度都无法正常执行下去的社会,剩下的只有道德的约束了……

——你与他谈道德?

哈哈,别逗了,还是谈办班挣钱吧!我不办,别人也会办——这是最好的理由......

请告诉我,关于教师办班,还有多少教师是清白的我们的人性之恶源头又在哪里值得我们深思。?

其二、教师对学生的“体罚之恶”。用暴力的方式教育学生或管理学生,“体罚学生”这一方式很好的诠释了人的“暴力专横”之恶其实是无处不在的。

前不久湖南一女教师因为用教杆打了一个学生,后来赔偿家长1.3万元,一时间吵得沸沸扬扬,更有主流教育媒体、公众号公开为打人的教师鸣不平,觉得老师受到了极不公平的待遇,教师的师道尊严没有得到维护......很多人说中国人不懂逻辑,不讲道理,喜欢感情用事——教师体罚学生在没有造成重大的身体伤害时让当事教师赔偿1.3万元,的确有点离谱——这样就可以说明教师用教杆打学生是正确的吗

显然不是。

人只有在自己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时才表现出可怜兮兮的样子,1.3万元的赔偿其根源就是因为老师用教杆打了学生,站在学校、教师的角度来看,这家长似乎有些过,而且我们还会说“打他是为了教育他,是为了他好......”但是这也是不符合逻辑的,你不能为了教育学生就拿起教杆去打他,你更不能以爱的名义随时举起教杆表情狰狞的走向你的学生......

很多教育人声援体罚学生的那位老师,我们努力的把当事老师刻画成为一位“无辜的受害者”,1.3万元,她半年的工资......可是我们没有人会去想当教室里、当老师举起了教杆张牙舞爪的冲向学生时,那神情、那举止、那语言在学生的世界里又是多么的恐惧,它又会让学生变得多么的惶恐——这一些,诸位想过了没有

我说体罚学生传递的在一种“暴力与专横”,在暴力之下多数人会妥协、退让,成年人如此,儿童更是如此,而这种暴力还在摧残着儿童脆弱的自尊。

即便笔者对体罚学生现象深恶痛绝,甚至因此辞退过教师,但是教师对学生的体罚似乎一刻都没有停止,我做校长的学校里也依然存在,估计任何一所学校里也都还还存在,这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说明很多教师“打人犯法”、“尊重他人人格”这些基本的道德、法律意识是非常淡薄的——因为整个社会都对此是不重视的,只有把学生打伤、打残、致死后才想起做好“善后工作”,或者像上文提到的这个女教师付出沉重的代价后教育者再以教育人的名义疾呼:太不公平了,我们要师道尊严......

这一刻,我想问,儿童的尊严在哪里

我非常欣喜的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已经明确对老师提出,可以批评孩子,但是不要打他这个要求;可是我也依然忧虑的看到很多老师“恶习”依旧,我知道,今天,还有很多学生在学校里依然经常承受来自教师教杆带来的皮肉之苦、心灵伤害,可是没有人为他说话,家长会说:一定是你不好,老师才打你......家长甚至拉过来,再打一次。

当然也有家长心疼自己的孩子,却又不敢找老师、找校长讨说法,就连我接到的投诉都是匿名的,因为一旦在校长面前投诉了老师,正常人都是有“报复心理”的,老师也如此,从此老师会说:我可不敢管他,他家长会告状哩......?

更多家长不敢“告状”家长会说:因为孩子在老师手手里......

上文提到的孩子,家长被扣上了“护犊子”、“讹人”的帽子,可以断言,他的孩子从这件事开始,在学校里没有人再敢“管”他了——他家长会告状哩......?

姑且不说让教师赔你1.3万元,即便家长找到校长室向校长反映老师体罚学生的事件后——正常的校长都会严肃处理,但是只要不开除体罚学生的老师,我敢保证,你的孩子虽然还在教室,但是从此以后他就在老师的视野里消失了——没有人干“管”你的孩子,“他家长会告状哩......”老师们会这样议论你与你的孩子......

这又是怎么样的一种悲哀?

其三、教师对儿童的“性侵之恶”。这是一个让人不想面对,但是又不得不面对的话题,它沉重的敲打着每一个人人性的底线、做人的道德与良知。

长期从事防性侵教育的公益组织——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统计过一组数据,在2015年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例中熟人犯罪有240起,占70.59%。熟人包括教师、邻居、亲戚等,其中教师性侵71起,邻居性侵33起,家庭成员(例如父亲、哥哥、继父等)性侵29起。

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对女童的性侵威胁最大的居然是“教师”!性侵、猥亵学生的案件与“收费办班”、“体罚学生”相比较其危害性更大,是严重的犯罪行为,因为其危害性大、一旦罪恶暴露,犯罪分子受到的惩罚也将是严厉的。它看上去是偶然事件,其实我们真的不知道在我们身边、每天在一起工作的同事有的人灵魂深处可能却是万分罪恶的。

性侵儿童的案件在网上随手可以查找出很多,每一起案件都残害着受害学生、学生家庭,影响学生的一生。

这种针对儿童的性侵行为被称作“恋童癖”,据说是一种心理疾病,这种心理疾病的深层病因是什么我不了解,但是它正在挑战着伦理道德与做人的良知,不论在乡村小学、还是在城里的学校里,全国各地时不时都会有这样的案件被发现——还有多少罪恶在黑暗里没有被发现还有多少灵魂肮脏的禽兽顶着“教师”的外衣干着见不到人的勾当

我们每个人身边都可能发生过这样的案例、那些已经被被判刑的、或者逃脱法律的制裁依然混在教师队伍里的人,是否真的走上了灵魂的救赎之路

这是一个无法让你信任任何一个人的世界,因为我们要教育女童要防备任何一位成年男性的亲近行为,包括自己最信任的父亲和老师。所以,今天的教师,你再也不能以喜欢的名义去毫无顾忌的抱着––哪怕抱一下教室里的小女孩,更不能为了表达你与学生的亲密无间的关系而去随意用手触摸课堂里的每一个女学生,你更要学会用适当的方式回避喜欢你的女学生天真无邪的拥抱、捶背甚至是亲吻......

这个时代,我们依然把“性”视为罪恶的,相爱的两个成年人之间的性行为带来的是欢悦与幸福,倘若把“性”与你的学生联系在一起,你一定就有一颗罪恶的灵魂,灵魂出窍的那一刻,你就打碎了整个美好的世界。

有道德、有良知应该成为教育从业者最坚实的人生基石。

没有了道德、没有了良知,你已经成为邪恶的幽灵,不能在校园里游荡,哪怕只是一刻——都不要。?

我们有一个非常糟糕的思维习惯,那就是我们宁愿为谎言辩护,也不愿意接受真理。

在生活中,我们宁愿相信糟糕的世界是美好的,也不去直面美好生活中的丑陋与罪恶,有人说,你如果是对的世界就是对的,要学会赞美,不要去指责,你要去赞美,而不是去批判——我们生活在一个只允许赞美,不允许批判的社会,于是每个人都要那样做。

有人甚至会说,你老是盯着别人丑陋的地方去批判,为什么不去赞美别人身上的发光点抱歉,教育者如果一味的赞美,你的整个世界都是麻木的,教育者如果冷静的观察、深刻的思考,整个世界才会逐步走向完美。

有人说,你心里美好,世界与他人就美好,你心里丑恶,世界与他人就是丑恶的。世界与他人都是客观存在的,你可以慢慢改变它,但是世界与他人不会因为你是美好的他们就一定是美好的。

你说,我们要赞美老师的高尚、伟大与无私,不要批判老师的贪婪、野蛮与罪恶——这怎么可以改变世界我宁愿相信整个世界,所有的老师都不办班收费赚家长的血汗钱,我宁愿相信没有一个老师再去体罚学生,我宁愿相信再也不会有罪恶的双手伸向女童——这可能吗

每个人都是天使与魔鬼的化身,“魔鬼”即是人性之“恶”,人性之“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没有勇气去面对,没有勇气去改变。

老师,愿你早一天发现自己心底的人性之“恶”。  





版权所有:2016 @ 临沭兴华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智顺网络